浣熊洗手Q呀Q

【赤安/秀透】THE ONE·下(完结)

千足子Zzz:

上篇:THE ONE(上) 


R18,合计1w字,完结,下篇名为:安室透与他男朋友的愉快健身时光:)




4、


冲矢昴把杠铃放到地上,安室透躺在原地,抬起手臂挡住脸。


“接下来,你打算怎样做呢?把我交给组……”


“闭嘴!别用这个声音跟我说话!”安室透恶狠狠地吼道。


冲矢昴拿掉了变声器,他用赤井秀一的声音喊他的名字:“安室君。”


被叫到名字的人没有回应,他刚才还气势汹汹,波本话总是很多,嘴上不饶人,鲜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候。冲矢昂上前抓住安室透横在脸上的手臂,迫使他把脸露出来。


底下的人暴动般挣扎起来,安室透企图翻身坐起,却发现冲矢昴跨坐在他腰上,完全压制住他的身体。他掰开他的手臂,他没想过安室透会哭——他只在床上弄哭过他——他确实也没有哭,只是眼眶红了,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其他的原因。


“安室……”他说了一半,改了口,“零。”


被他握住手腕的人身体猛然一颤,眼神闪动。


“你不当FBI可以去考虑拿个奥斯卡了。”他讽刺地说,声音有点嘶哑。


安室透也说不懂自己的心情,拆穿了赤井秀一他以为会很痛快,他原本都计划好了,一旦捉到他就不能放过他,拼死也要把他制服,冷笑着把当年他对自己说的话,原原本本地还给他:“对待叛徒,要加以制裁,是这样对吧?”


然后把这个组织的叛徒带到首领面前领功,他一定不会管他的死活,随便组织怎么对付他都好,他只要更深入组织的内部,他是日本公安,一个FBI的生死关他什么事?他是把他当作晋升的工具利用而已。


他都对自己说好了,但发现赤井秀一真的没有死的瞬间,这一切都被他自己忘记了。


他一直表现得那么自信,他是唯一一个坚信赤井秀一没有死的人,连琴酒都觉得他过于自负,其实心底里他才是最没有自信的那个。


他害怕,害怕接受真相,赤井秀一死亡的真相。


他有千百种推测,每一种都是那个人如何在来叶山道上诈死逃脱的推测,拒绝相信任何一种赤井秀一确实已经死亡的理论。


所以真的看见他活着出现在自己面前,一直以来那无形的重压骤然消失,他觉得浑身都失去了力气。


赤井秀一死了,他就有理由不再恨他,他觉得不甘心,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轻易摆脱他。


赤井秀一没死,他就不得不继续恨他,他也觉得不甘心,因为这样的恨其实建立在他对他绝对的信任之上。


降谷零,警校成绩第一的优秀生,日本公安最年轻的精英,他只承认过一个人比他强,沉着、冷静、睿智,无论怎样的绝境之中,只和这个人一起,他们就一定能想出解决的办法。


可是,他却那么简单的让苏格兰死去。


他不能原谅莱伊,于是恨着赤井秀一。


他也恨着如此矛盾的自己,心里纠结难受得想要痛哭出声,可是他咬着嘴唇决不让自己在对方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


他尝到自己嘴唇上腥甜的味道,紧接着软热湿润的东西滑过他咬破的嘴唇。安室透才反应过来,就被捏住下颔,他被迫张开嘴,对方的舌头闯了进来。


他把手按在冲矢昴肩上,想推开他,但男人整个上半身都压下来,力气大得吓人,根本没什么效果。他死死瞪着眼睛,吻着他的人顶着一张陌生的脸,却用最熟悉的方式蛮横地扫荡他的口腔。


随着热吻愈发深入,抵住肩膀的手不知不觉变成了捧着对方的脸。冲矢昴压制他的力度也放松了些许,调整过角度的举重床符合人体的半仰的线条,他能轻松的抬起上半身,把手指探入对方发间,报复地咬着他的嘴唇。


吻得正忘乎所以,安室透以为对方放松了警惕,正想要偷袭却被对方先一步捉住他的手,往后折去,把他的手腕用接下来的皮带绑在举重床固定的支架上。


“赤井秀一——!!”他愤恨地大吼,男人坐在他腰上,他下半身使不上劲,一只手被绑住了,另一只手被他牵起来,放在唇边亲了一下。


“这里也没有别人,也没有监听器和摄像头,我们大家都没什么需要顾忌的了吧?”赤井秀一顶着冲矢昴的脸说。


安室透恨不得把自己说过的这句话活生生吞回去。


裤子被解开的时候安室透才发现赤井秀一绑他的皮带居然是他自己的,气得整个人都要炸了,但又动弹不得。冲矢昴挺直身体,他摘了眼镜扔到一边,把套头的高领衫脱了,赤裸的上半身精壮结实,起伏的肌肉形状优美而不夸张,每一处都锻炼得恰到好处。




【此处和谐大半篇:) 完整无码版→戳here




5、


阳光从窗帘射入房间时,安室透才总算能安稳地入睡。布满吻痕和齿痕的褐色身体陷在洁白的床褥里,紧闭的眼底下因为彻夜未眠的疲惫而残留淡淡的阴影。他太累了,赤井秀一放过他的瞬间就沉沉睡去。


黑发的冷漠男人挨在床头抽烟,想了下烟味会影响另一个人的睡眠,便立刻捏熄了。他翻身下床,找到安室透的手机,给他咖啡厅的同事发了请假的短信。床上的人不安地扭动起来,赤井秀一回到床上,握住他四处乱抓的手。


终于捉住了渴望着的温暖手掌,安室透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地睡着了。


赤井秀一拉过被子把两人盖起来,其实过去每次波本抚摸他后背的时候,他都醒着。那是高傲的爱人难得对他撒娇的珍贵时刻,他只要闭着眼安静装睡就可以了。


他轻抚着安室透赤裸的后背,也合上眼睛,未来会变成怎么?这并不是现在最紧迫需要思考的东西。


就像他其实总是醒着一样,他一直都知道。


波本爱着莱伊。


安室透紧追着冲矢昴。


降谷零无法原谅赤井秀一。


无论哪种形式,他都是他的唯一。


END


 


——后续小剧场——


柯南跟着毛利小五郎和兰到楼下波洛咖啡厅吃早餐的时候,看到安室透一手扶着腰,一手拿着杀虫剂站在门口。


帅哥服务生做迎宾是不错,但这样杀气是不是有点大?


三个老熟客站在门口很尴尬,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哎呀,是毛利先生、柯南和小兰啊,来吃早餐吗?请进、请进。”安室透热络地招呼他们。


“那个……安室先生在做什么呢?”小兰奇怪地问,敏锐的女性直觉告诉她,安室透一如往常的爽朗笑容之下有着疲倦的气息。


“没什么,只是阻止讨厌的害虫溜进波洛咖啡厅而已。”安室透笑容爽朗的回答。


“喂喂,你们餐厅灭杀害虫可要小心点啊……杀虫剂弄到食物上可要出事的,在厨房放点药之类的不好吗?”


哈,大叔你还真以为他说的是害虫啊……柯南这个小明白在心里吐槽。


“哎呀,那只害虫很难杀死,本以为彻底地杀掉了一次结果居然还活着。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想在他的食物里放点药试试看呢。”安室透笑着说,杀虫剂的罐子被他捏得有点凹进去。


小兰又问:“对了,安室君怎么也穿起高领衫来了,不热吗?还是说感冒了?”


“不,这个……”安室透正要解释,店里有客人走出来。安室透以为自己挡到路了,连忙说:“不好意……喝!你怎么进去的!”


“你们店有后门,你不知道?”冲矢昴老实地说,说着朝另外几个人礼貌点头,安室透僵在那里,总不好在店门前跟客人打架。


忍一忍吧,等他滚了就好,下次把后门锁上!安室透咬牙切齿,冲矢昴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手臂一伸,捞住安室透的腰,当着另外三个人的面凑过去,在他耳边说:“很美味,多谢招待。”


今天的安室透,依然安定地只能在心里嘶吼着:赤——井——!!!



图by @void space  一张图引发的脑洞小剧场。


眯眯眼先生如果天天到波洛打卡,感觉会很有好玩呢,客人表示为什么这朝天椒咬起来这么甜……


等到店里打烊其他人都下班,赤井巨巨就能把透透围裙以外的衣服都扒光嘿嘿嘿……(但要注意店内卫生啊!)


也想试试,开个赤井冲矢安室的3P快车哦……